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日本球赛 >

日本足球的2050年约定——脚踏实地向世界冠军发

时间:2019-09-06

  如今日本已稳坐亚洲一线强队的位置,这要归功于日本足球长久以来的稳定发展,而拉开质变大幕的,是被誉为“日本足球之父”的川渊三郎。

  主帅森保一谈起这份名单时说:“接受征召后球员状态有好有坏,但直接能够确定下次依旧会被征召的球员是没有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征召的球员都是未来国家队的人选,但还是有许多未得到征召的球员,他们也具备代表国家队征战的实力,下一次的名单会有所变化。”可选的人员太多,这是幸福的烦恼。

  就在公布大名单的同一天,日本足协对外发表最新的应援口号:2022创造新的光景,目标是在2022卡塔尔世界杯上打入八强,创造日本国家队史的新纪录,对此日本足协在解释口号的文字是这样写的:

  8月30日,日本足协公布了日本国家队首场2022年世界杯预选赛的名单,正式开启对卡塔尔世界杯的冲击,与此同时,日本足协对外公布了本届世界杯上目标——杀入八强,这是《日本足协2019-2022中期计划》最重要的一部分。另外,他们强调了2050年夺取世界杯冠军的梦想。定出科学合理计划,细致耐心执行,是日本足球发展壮大的基础,此次中期目标能否实现让人期待。

  2018年在西野朗带队在俄罗斯打出优异表现后,毅然选择少帅森保一兼任国家队、国奥队两队主帅,并果断对日本国家队进行换血,从国奥以及2022世界杯适龄段挑选球员进入国家队历练,亚洲杯、美洲杯,加上世青赛和土伦杯等一些系列比赛。

  “在《日本足协2019-2022中期计划》明确提出,我们的目标就是在2022世界杯打入八强,我们正在主帅森保一带领努力前行。未来我们将使用这一新的应援口号和标识开展各种宣传活动,以彰显我们的决心。

  日本年轻球员获得比往届更多的锻炼机会,其中的佼佼者如安部裕葵和久保建英等人在大赛后得到欧洲球队的青睐,成功赴欧踢球。留洋球员人数的增加,也是带动国字号球队水平提升的组成部分。未来,日本国家队的大名单有可能出现全部是海外踢球球员组成的情况,这是支持日本队向更高目标冲击的计划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现年82岁的川渊三郎年轻时是一名足球运动员,效力古河电工的他是日本足球未发展时期的亲历者,2011年他来到中国演讲时曾经说过:“有差不多22年左右,日本足球在亚洲是弱小的,当时日本队根本不可能战胜中国队,那时候大家都只喜欢棒球,没有人有兴趣去搞足球。”

  制定好计划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细致执行,日本足球人在执行计划可用不留余力来形容。在日本足协名下举办的国内赛事目前多达58项,还不包括在中国负有盛名并已独立运行百届的高中足球联赛,如今日本从老到少的各级足球赛事发展遍地开花,这些都是扩大足球人口的重要一环。

  卡塔尔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9月初打响,连续6届打入世界杯正赛的日本国家队上周五公布了首场比赛的23人球员大名单,19位旅欧球员入选,这成为了日本国家队历史上旅欧人数最多的国家队名单。

  讲话中提到日本足协未来计划内的两个重要时间点,一个是《日本足协2015年约定》,另外一个则是《日本足协2050年约定》,这也是川渊三郎和日本足球人的阶段目标和终极梦想。虽然川渊三郎早在2006年就从日本足协离任,但这项宣言如今依然是日本足球发展的蓝图。

  值得注意的是,冈崎慎司和香川真司等旅欧球员并没有入选,取而代之的是中岛翔哉和久保建英为首的年轻球员,日本队此次名单内的旅欧球员总身价达到9000万欧元。

  随着职业联赛开启,日本足球真的开始红火起来,如济科和莱昂纳多等大牌球星先后来到J联赛踢球,扩大足球影响力,与此同时日本足球和J联赛官方也在宣传和政策制定上让俱乐部扎根于地域,以求未来更长远的发展。

  自从在世预赛最后一刻遭绝平而无缘1994年世界杯后,参加世界杯对于日本队来说就不再只是一个梦想,而是必须实现的目标。去年世界杯,全日本国民都注视着我们能否在16强战创造历史,遗憾的是在成为世界顶级强队的道路中,梦想被粉碎于最后短短的14秒。”

  日本足协以此为终极奋斗目标,他们也制订了一系列短中长计划来实现《日本足协2050年约定》上的目标,如今提起的《日本足协2019-2022中期计划》正是其中的组成部分,还有《日本2030目标》,相关文件及发展规划都有一系列细化的指标和数据让所有足球人可以按目标细致执行,如普及教育、教练培养、赛事运作,国字号商业操作以及与各地政府合作等等方方面面。

  2012年,日本足协举办了《2005宣言》发展情况说明会,足协官员大仁邦弥汇报计划实施情况。当时在日本足协注册球员、教练、裁判和其他足球相关的工作人员的人数已经达到138万,基本达成足球家庭500万人的目标,虽然男足国家队仍未能成为世界前十,但已经在2011年女足世界杯上夺冠,可算完成目标。

  随着1992广岛亚洲杯的举行以及日本队的夺冠,日本足球迎来转机,民众对足球关注度提高,日本足球圈也回应外界的呼声开始改变,职业化的大门正式打开,时任日本足协理事的川渊三郎是职业化改革的主要推行者,他成为了J联赛官方首位理事长,在1993年的J联赛处子赛季开幕仪式上,川渊三郎激动地说道:“J联赛从今开始踏出大梦想的第一步。”

  《日本足协2050年约定》则是计划到2050年,日本足球家庭人口达到1000万,并在2050年在本土举办世界杯并且夺冠,使日本足球真正成为世界一流水平。

  在国字号的强化上,为了实现2022世界杯打入8强的计划,早在2018年世界杯结束后,日本足协就开始了他们的运作。基于2020东京奥运的重要性,此届奥运适龄球员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不同于往届的比赛安排,每年起码安排两次在联赛休赛期进行海外拉练。

  《日本足协2015年约定》中提到三点,第一点要让日本足协成为世界前10的足球协会,第二点要让日本足球的家庭扩大至500万之众,第三点则是要让日本国家队成为世界前十名的球队。

  足球在日本逐步走上轨道,川渊三郎在J联赛理事长任期届满后,回到日本足协担任主席一职,他也提出了一个更宏大计划。2005年天皇杯决赛上,时任日本足协主席川渊三郎发表了一份被称为“2005宣言”的讲话。

  上世纪60年代日本足球一度兴旺,但全靠上层刻意推动,全力培育一个年龄段的精英,虽然夺得过奥运会铜牌,但并无后续发展,上世纪90年代日本足球再兴起,靠的不再是精英,而是社会各阶层一起推动,对此川渊三郎说:“俱乐部和联赛不能单靠明星球员,必须扎根社会。J联赛的理念是札根于社会和地区。我们说要把这个建设推广至全国,这是我们联赛的理念。为此,我们打消了减少俱乐部的想法。”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